首页 >> 理论实践 >>理论实践 >> 父母的庭院风景
详细内容

父母的庭院风景

时间:2021-07-13     作者:教育文摘周报网【原创】   阅读

经过一个学期案牍劳形的熬煎,开完最后一个例会,如同马拉松比赛突然收住了脚步,如释重负。终于可以回到老家,陪伴父母,陪伴父母的农家小院了。

   父母一生酷爱种树、种菜,田间地头都是他们的战场。在那些荒寒的年代里,父母种的树木和青菜与棉花、苹果树、老母猪等家庭支柱经济一起让我们跨过了荒寒的岁月,照亮了未来的前程。


父母的庭院(1)8.png


父母亲喜欢劳作,停下来就生病。虽然我们给他们在新城买了房子,但是,住不惯,还得经常回老家务农,去侍弄土地,去和土地上那些四季里都能蓬勃葱茏的庄稼相濡以沫。

学生时代,父母为我们弟兄三人每人建了一处院,南北相连。我们工作后,在城里安了家,父母便成为了院落的守候者。多年来,父母把南北三节院子辛苦打理,成了四季花果飘香的世外桃源。北边和南边的院子里,果树参差,有石榴、核桃、枣树、葡萄、柿子、杏树、桃树等树种。从春到夏,从夏至冬,留给你的都是满眼的繁华和愉悦:春天里,桃花灼灼、杏花春雨;夏季来临,石榴如火,枣花簌簌;柿子和核桃结出青涩翠绿的果实,藏在繁茂枝叶里探头探脑,趁你不注意,调皮地敲打一下你的头;葡萄树下更是一番美景:珍珠叠翠、玉润珠圆,随手摘一颗,扔到嘴里,齿颊留香,香甜便沁入心脾。一到七夕节,我回家时常常躲到蓬勃葱茏的葡萄树架下,给孩子们讲那个孝感天地的穷小子逆袭白富美的动人故事,年年岁岁花相似,但是,孩子们GV一茬又一茬地长大,葡萄架下相同的七夕故事的孝心教育,通过美丽的神话传说根植在了孩子幼小心灵里,变为家风家训的一部分。

如今,兄弟姐妹们到了不惑或天命的年纪,只要工作闲暇,都想回老家看看,带着各自的家人,来到主生活区北院,拥拥挤挤,幽静中顿时溢满了满院的欢笑。午饭后,坐到被果树覆盖的院子里,与父母聊聊天,谈谈心,阳光穿过树叶投下斑驳的阴凉。风儿轻轻吹过,果味轻轻飘过,鸟儿轻轻鸣叫,蝉声时续时歇,看着四周的绿意葱茏,蓝天如洗,瓜果满枝,看得我心花怒放。正像一位诗人说的,就这样静静地坐着,不说话,也很美好。

曾获中国主持人最高奖金话筒奖的美女主播宁远曾出版了一本书——《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》,她曾经是大学教师,电视台记者、编导、主持人、制片人。她认为美好的人生不外乎顺从本心去生活。她辞去公职选择自由职业,创办了服装品牌“远远的阳光房”,并养育两个孩子,平日里读书、写字、听音乐、画画、泡茶,和朋友们一起做手工,给家人做健康美味的饭菜,享受大自然。反观我们呢? 灵魂等不上我们的脚步,终日浮躁着匆匆前行,忽略了身边好多美好的风景,甚至对父母的探望。“顺从本心去生活”,就是对本质生活的不忘初心。在职场挣命的我们,守住了初心,才能找到幸福的本源。

中间院落里,是时令蔬菜,茄子,豆角,辣椒,丝瓜,黄瓜,苋菜,荆芥,大葱……春天一到,父亲就把院里的土地翻开,打上菜畦,栽上辣椒、茄子苗,种上黄瓜,很快,在芬芳的泥土上,便长出了脆嫩的菜苗。一周后回来,苗儿又高了大了一些。很快,在穿着胶鞋拿着水管的父亲的不断浇灌下,各种肥嘟嘟、绿油油的蔬菜在拼命生长,以此报答父亲的辛苦培育。宋代范成大酷爱田园生活,他在《田园杂兴》里写到:“胡蝶双双入菜花,日长无客到田家。鸡飞过篱犬吠窦,知有行商来买茶。”充满了田园牧歌式的静谧诗意。

 

父母的庭院(1)1346.png


秋天来了,明眸皓齿的石榴笑意相迎,满树的柿子树挂满灯笼,把小院内外装点得金碧辉煌。父母操办着如何把纯天然的柿子分发给每个儿女家。每年深秋时节,父母还把柿子切成饼干状,用绳子穿起来做成秋天的项链,挂在院子里风干成一道庭院的风景,等待在外工作忙碌的儿女归来品尝这独特的风味。我还为此写了一首小诗,《给 秋 天 制 作 条 项 链》:“最美的秋色/常常栖息在农家院里/父母把秋天穿成项链/挂在墙边晾晒/风干成一段唇齿留香的记忆/于是 /秋实/便在时光长河里/温暖着时光/温柔着岁月/梦中所及/那挂满项链的家/便有了多彩的思念。”

每次独自来到老家,我都愿意在每口岁月斑驳的房间里静静地呆一会,来追念旧时光,咀嚼已逝的美好。回忆中,总有些瞬间能温暖整个曾经,因为,每个房间都曾停泊着童年的碎碎念,旧时光里有着兄弟姐妹的欢声笑语、有着父母耳提面命、殷殷叮嘱和斥责唠叨,我把这些过往都珍藏于心,化成对亲情的珍惜和对老家的思念。


父母的庭院(1)1755.png


白天在村上转了一圈,感慨岁月的沧海桑田,那些曾经是某某爷爷、某某叔叔、某某婶子大娘等的房屋,早已成了良田,蔬菜和庄稼茁壮疯长。“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”。贾平凹说,人生就是暂坐一场,终归会尘归尘土归土,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斜阳草树,寻常巷陌,我们都是路过。现在,能够留守老家的乡亲已经不多了,而且每年都有老人离世。到了晚上,空村不见人,静得可怕。时下抖音上那些流连于老家断瓦残垣处的视频中的游子,哭泣“无人问我粥可温,无人与我立黄昏”,该是何等的苍凉凄楚?

临近傍晚返城,父母总是让孩子们带这带那,似乎家里有的好东西儿女如能倾囊带走才能心安。车辆发动,父母在拐角处的石头上坐着,挥着手,叮嘱远行者一路小心,平安回家打个电话;孩子们也呼喊爷爷奶奶再见。车辆启动了,此时,前方街道空空荡荡,只有胡同口里安坐的父母像两尊佛像,在昏黄的路灯下成为一副佛光普照的风景。从后视镜看去,站立困难的他们试图起来目送我们一程,打了个趔趄。我辛酸、感动得想哭。

鲁迅先生曾经说过,父母亲存在的意义不是给予孩子舒适和优渥的生活,而在于当你想起父母时,你的内心会充满力量,会感受到温暖,从而拥有克服困难的勇气和能力,以此获得人生真正的乐趣和自由——年迈健壮的父母犹在,“水晶帘动微风起,满架蔷薇一院香”的庭院风景犹在,在对老家故土的朝拜时,儿女的心灵便有了诗意葱茏地安放。(商丘永城市实验中学  于琦)

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