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书画公益 >>书画公益 >> 王定业:爷爷姑父与酒
详细内容

王定业:爷爷姑父与酒

爷爷喜欢的大嘴春,是我亲亲的姑父,也是爷爷的女婿、酒友和忘年交。

我们住的不一个生产队,但是一个村庄里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年龄上他又比我大一轮还多。我是听着村里人喊他的外号--“大嘴春”长大的。

听着姑父这个响亮外号,看着他那世间少有的大嘴,我就怀疑姑姑嫁他时有被骗的成份。不然,当年相亲时,他一定是嘬着嘴说:我属虎,今年二十五……骗了我白静水灵的姑姑。

实际上,姑父姓杨,名春,正儿八经的大名叫--杨春。

虽说他年纪不太大,就成了村里有名的庄稼把式,营务土地是个好手。但村里会务农的小伙子多的是,这也不是爷爷下嫁宝贝闺女给姑父的理由呀?

于是,这个谜就伴随了我整个童年。

姑姑在姊妹五个中最小,全家人叫她--小女。长相出众,人又激灵,是爷爷最稀罕器重的掌上明珠。

随着岁月和年龄的增长,我知道了爷爷的许多事情:

爷爷抗过日,打过老蒋,又在朝鲜保家卫国战过联合国军,立过许多战功。由于心疼奶奶在家一个人带孩子艰难,才要求退伍回农村老家的。

他,当过村里的支部书记,当过大队的大队长,当过生产队的队长、会计、保管员,是南北两村的光棍(头面人物),是见过世面的人。

他,最大的爱好是喝两口酒,即便是生活艰苦的日子,也要去代销点打二两老白干,不要菜干糍。

只要家里来客,他不管人家会喝不会喝酒,都要让奶奶拾掇两个素菜,劝着喝两盅。最大的特点是:先喝为敬!

可以说,酒,陪伴了爷爷一辈子。

  对大嘴春姑父的重新认识,起于那个五月的一场大雨。

“五黄六月天,焦麦炸豆时”,农人的五月是最繁忙的季节。先前,农村没有收割机,割麦只能依靠手,割完了还要脱粒,还要摊在打麦场上晾晒。突然,平地起惊雷,转眼间,乌云密布,狂风大作,大雨眼看就要来临,爷爷急急地对我说:快去喊你姑父来帮忙抢场,再让你奶奶炒个鸡蛋、调个酸莴苣菜,抢完了我陪你姑父喝两杯。

我正在得劲地唱着“刮大风,我凉快,下大雨,我回来,我烧火,妈淘菜,我是妈妈的小乖乖。”的时候,爷爷扫了我的兴,就流嬉地反问了一句:去喊大嘴春?啪!啪!两把掌搧在了我的头上……

我蒙了,心想着爷爷是我的偶像,他教育的"小孩勤,爱死人;有礼貌,吃个饱。"咋却忘到了脑后!于是,我发疯似地狂奔着去喊姑父来。

姑父来了,麦场也抢好了,姑父也喝醉了,是枚猜丢手了让爷爷给赢醉的。只见姑父头歪在椅子肘上打呼噜,他却坐在旁边上笑得像屁花子。

我心想:爷爷和姑父今儿喝的啥酒喜成这?随手抓起酒瓶子一看,还是他们经常爱喝的那种白酒。

奶奶却唠叨着:你六七十岁的人了,也不论是谁,把自家个的女婿灌醉,丢人不丢人?!爷爷笑着说:酒品见人品,我就喜欢春娃喝酒这个实在劲。

听奶奶说过,当初姑父家来提亲,姑姑就不很愿意,给奶奶说一辈子不嫁人,就在家里住到老。奶奶知道了原委之后,就在爷爷面前替姑姑求情。

什么,嫌嘴大?男人嘴大吃四方,女人嘴大吃菜糠。我看春娃即便是不大富大贵,也只少嘴不受穷。

爷爷黑着脸,眼睛瞪得像牛蛋,平时在奶奶面前温言细语的爷爷像换了个人。奶奶一看爷爷的神态后,也嘴不饶人,起着高腔说:吃你个头,你嘴不也很大,咋不去吃四方?咋整天钻在屋里,吃我擀的酸菜豆面条?

半天,爷爷冒了一句:我嘴还不是没有春娃的嘴大?要不能退伍回来陪你娘们?奶奶听出来了弦外之音,不再言传了,抹了一把眼泪,转过身却做起了姑姑的思想工作。

其实,爷爷很爱奶奶,奶奶放个屁他闻着都像是小磨香油。可在给姑姑提亲这件事上,他的态度极其强硬,始终不跟奶奶妥协。

姑姑很孝顺爷爷,看拗不过去,即便不很情愿,还是同意了这门子婚事。

订亲送日子那天,姑父在媒人的陪同下,带着礼物到了我们家。

礼物多少?贵贱?爷爷并不在乎。而让他老人家高兴的,是姑父带来的那两件白酒。

宴席上,爷爷叫奶奶把事先放在酒桌子上的几样酒撤走,把姑父带来的酒拆开摆了上去。奶奶问其何故,爷爷振振有词地说:想发疯喝宝丰,不想活喝宋河,要想晕是剑南春……喝那些酒不吉利。我一看姑父的酒,是阳春白雪!

好家伙,平时小看了爷爷,他大字不识几个,大老粗看粗不粗,这喝酒也能喝出个高雅来。

宴会开始了,喜欢大腔大调猜枚的爷爷要跟姑父划拳,不喝闷酒的姑父立马应战,“奎寿五金”、“六六大顺”、“七星高照”、“八抬你坐”……的猜枚声震天响,这真个是:上山虎遇到下山虎,二百五碰上了半吊子!瞬间,两人的对战就进入到高峰。

姑父说:爷俩个好!爷爷说:弟兄俩好!爹爹说:都喝醉

 

了,收场。

醉眼朦胧的姑父意犹未尽地咧起嘴想发表意见,我突然发现了他的嘴比平时更奇大,不自主地冒了一句:大嘴。啪!东倒西歪的爷爷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,结巴着说男人嘴大吃四方。从今儿起喊你姑父外号,小心打断你的小腿。

哦,我第一次知道了姑父嘴大的贵处,并且影影绰绰感受到了一种神秘的色彩,同时又大长了记性。

从此,姑父成了我们家里的常客,也和爷爷成为了酒友。两人与阳春白雪结缘,喝酒不再乱蜂蛰头,经常在一起对酌,在煮酒论英雄时,还文绉绉的编出了“天下美酒无数多,阳春白雪最好喝”的广告词。

姑父到现在,没有走南闯北吃四方,没有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,但朴素憨厚和勤劳实干的精神,殷实的家庭和对姑姑的体贴,却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我从心里喜欢起他,更喜欢去他家里玩,顺便还想讨教几招他猜枚赢爷爷的诀窍。

姑姑生表弟之日,习俗去送月例,姑父家摆了几桌喜宴,原本是奶奶带着我妈和几个婶婶去的,爷爷说新社会新风尚,也不避讳的跟着奶奶一块坐到了喜宴上。还没等到姑姑的公公过来敬酒,爷爷就捲胳膊抹腿、吆五喝六地打起了通关。

一圈下来,烧包的爷爷可有了醉意,有点东倒西歪,但他不失酒仙的风范,自作镇静,依然和客人们称兄道弟,奶奶正诧异他今天的状态奇佳,话音未落,就露出了本相,只见他一手掂着个阳春白雪的酒盒子,一手攥着个阳春白雪的空瓶子,在姑父家的院子里扭起了秧歌……

陪他喝喜酒的男人们,被爷爷的酒风和性情所感染,也都跟着喝高了,齐声高喊着,说爷爷跳的是阳春白雪舞,还夸奖他的舞姿优美!更有几个资深的酒鬼迟迟不愿离去,直到日落西山电灯初上,甚至于狂野着要夜战马超,要喝它个通宵达旦。

我私下里问过爷爷:为啥对阳春白雪酒情有独钟?为啥二十多年如一日初心不改呢?

爷爷喜着说:这个酒是纯粮食烧的,喝这个酒头不疼口不干,价钱不贵也喝得起,多喝二两也不醉。

那天,派出所来换二代身份证,我才知道:姑姑的大名叫白雪;奶奶的名字叫春妮!

姑父与姑姑的结合叫杨春白雪,并且还带上了奶奶春妮的“春",这又叫春春相随。

这才是爷爷让姑姑嫁给姑父的最最重要的原因啊!

我被爷爷的境界所折服,又被他满含的深爱所感动!折服和感动的是:他喝阳春白雪酒,是爱他的女儿和女婿,更爱陪伴他一生的我奶奶啊!

时光荏苒,爷爷已去世十多年,姑父也年过花甲,我也过了不惑年龄,但是对他们的感情却越来越深!

每年的清明节扫墓的时候,我都会带瓶阳春白雪酒和姑父一起,在爷爷的坟前洒下……

后来又听父亲说:在爷爷的棺椁封口之时,姑父偷偷的往里面放了两瓶阳春白雪酒。

如今,我喝酒认酒的习惯已被爷爷和姑父同化,并且跟着学猜了一手好枚,同时又继承了爷爷的衣钵,在酒桌上继续与姑父大战。

也就在此时,我把阳春白雪的盒子做成帽子戴在了头上,把刚洒完酒的空瓶子拿在了手上,在爷爷的坟前晃悠起来,我自豪的对姑父说:我像爷爷!

技术支持: 商联网 | 管理登录